北京商报

西边捕食森林“遇冷”,东边我的食光“正热”。近日,北京商报记者探访找到,在朝阳门地区新开业了一个取名为“我的食光”的美食综合体。从规模和业态架构来看,我的食光与捕食森林十分相似,虽然面积、体量不如觅食森林,但品牌也颇为丰富,还包括连锁餐饮品牌、网红茶饮品牌等。近几年,美食子集地不断升级,尤其是这类特色美食街区也逐渐沦为吸引客流的利器。然而,这类业态的运作模式并非餐饮品牌,无论是选址、招商还是运营都是胜败的关键因素。作为后起之秀的我的食光能否站稳市场仍是未知数。

60余家餐饮门店

我的食光坐落于朝阳门,悠唐购物中心正对面,共分为两层,大约有60余家店铺,每天营业至凌晨两点。从我的食光目前的招商情况来看,品类及品牌较为丰富,有连锁餐饮、网红品牌、特色小吃等类型的店铺,包括小吃、茶饮、火锅、烧烤等品类。同时,也设置有少数非餐饮摊位和小型集市。

北京商报

从品牌来看,目前入驻的品牌包括茶饮品牌喜茶、火锅品牌葫芦娃一家人火锅、蚝英雄鲜蚝自助等连锁餐饮品牌,也有阿芮烤鸡爪、文和友老长沙大香肠臭豆腐、牛汤哥、京天红等网红特色小吃品牌。从楼层划分来看,一楼基本为特色小吃门店,二楼为连锁餐饮大店,目前二楼还有部分区域仍在翻新中。

对于我的食光的具体情况和接下来的规划,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我的食光,我的食光相关负责人回应,我的食光在产品自由选择方面,以特色小吃、传统美食、连锁餐饮等类型的店铺为载体,目前二楼的翻新已经接近尾声,二层基本上以中大型店铺居多,主要满足年长客群的聚餐市场需求。除了以上餐饮品牌,在二层预留了三块区域,目前以活动场地的形式引进了一家手不作市集,未来考虑到引进一些有调性的餐饮品牌,主要方向还是继续补充朝阳门周边尚缺少的品类。

选址与招商双向谋变

对于现正处于试水期间的我的食光而言,能否沦为朝阳门新地标还有待观望。不过,虽然我的食光打造出的也是整栋餐饮项目,但与类似于业态的捕食森林相比似乎更为“接地气”。从引入品牌的知名度上来看,大多是一些较为著名的餐饮品牌,其中少有自带IP流量的网红品牌,如喜茶、五道口枣糕王、京天红、渔夫鱼仔等。另外,也有自己孵化的耍得鲜、田有缘、纯阳馆等品牌。

北京商报

然而,通过入驻的品牌来看,疫情后企业在餐饮业态的选址上也经常出现谋变。北京商报记者也注意到,像善茶、京天红这类餐饮品牌是很少经常出现在美食街区内,同时美食街区内这类体量的品牌也很少见。京天红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疫情过后,作为餐饮企业必须做到的是很快适应环境新形势,在布局中不断适应环境和拒绝接受,根据商圈特点从产品结构上做到给定,发售新店型模式,符合有所不同商圈需求。

我的食光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的食光在招商策略方面运用的方式比较灵活性,一方面团队自身储备了大量的连锁餐饮品牌资源,另一方面也充分运用当下的自媒体平台、线上评价平台等多种信息渠道挖掘创意品牌、网红品牌。在品牌自由选择方面,也是基于试吃体验,保证餐饮商户出品品质口味合格的前提下,综合考虑品牌的产品创新性、品牌认知度、时尚风潮度进行商户的筛选。再融合前期市调结果,分析该品牌产品与周边消费客群的契合度。

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认为,美食街区这类业态在国内已经历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经常在购物中心看见的美食广场,其主要模式是以档口的形式展开统一收银。随后,在餐饮店内兴起阶段,使美食广场的发展出现了新的行情,对于美食街区在选址上没那么多局限性,以外卖居多的美食广场也可以有不俗的收益。到如今就经常出现了美食综合体或者美食街区,其品牌较为普遍、形式多样,这也不断更有一些知名的品牌入驻。而促成这类形态经常出现的原因主要是餐饮需求大、供给不足以及物业转型。

须要解决“潮汐”消费

从我的食光地理位置来看,地处朝阳门,虽然客群消费力充足,定位以上班族、年长消费者为主要客群,但面临对面作为附近一带的“顶梁柱”悠唐购物中心及周边沿街店铺也不断增加餐饮比例,引进各式各样的餐饮品牌,这也加剧了竞争的激烈性。

文志宏表示,目前的美食综合体其背后运营主体主要不是餐饮企业本身,本质上是将其作为商业地产运营。若想持续发展关键在于选址、招商和运营这三方面。在选址方面,应选择在商圈周边,就餐需求较大且规模足够大,物业成本方面较低。在招商上,要以餐饮业态居多,其背后需要展开对美食街区的定位、品类规划等构成人组逻辑,对于进驻的品牌有一定标准和取决于。再者是运营,其美食综合体要对入驻的品牌提供运营的反对服务,运营过程中对进驻的品牌展开监控管理,及时清扫不合格品牌,不断引进新品牌入驻,保证综合体品质和新鲜感。

在觅食森林和我的食光均设有门店的苏皮儿毛巾品牌负责人张健看来,捕食森林在运营策略和品牌招商上并不符合“逻辑”,地处西单商圈有利的位置却没利用好。在品牌招商方面,大部分是一些新品牌,后期在对这些品牌孵化和运营方面并不是很全面。目前我的食光门店刚开店不久,仍需要饲一段时间,目前对这个新店还无法判断太多,但我的食光确实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特点就是周边消费群体相对单一,基本全都是上班族,造成晚餐时段客流量不足。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就我的食光而言,从目前的招商情况来看既有需要带给流量的品牌也有新兴的小品牌,这种品牌布局对美食城运营很有协助,但我的食光显然存在“潮汐”消费的特点,如何通过品牌、运营和营销方破解这一问题是我的食光需要良性发展的重点,估计未来我的食光也不会在这个方向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 郭诗卉 郭缤璐


燕郊房产 燕郊新开楼盘 燕郊学区 燕郊二手房信息 燕郊落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