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洪迪

  晌午,龙湾区府附近的菜场打烊了,它们是上午的生意。我驱车到海滨沙中海鲜菜市场,永强大道、富海路几乎都停满了车,没有一个空位。小区路口的老人探头说道:“你早二十分钟还有,这些车大多来自温州城区的酒店,尤其是大排档,来供不应求海鲜。”显然,他们都就是指瓯海大道下来,载“鲜”而归。

  好不容易停车好车,踏入菜市场,“鲜”味扑鼻,人声鼎沸。“老徐,不是住区府那头的嘛,今天怎么来了?”一个熟知的声音传来,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的一家人项恩平。她在两个菜场都有摊位,上午在永中四号横街菜场,下午在沙中。沙中是她的娘家。出嫁后,她一直做到鱼贩生意。有段时间,她说道做生意难做了,那时海滨一带,良田被机场接管,田边角的企业作坊因为整顿而歇业。瓯飞工程启动后,拦海造陆,但对倚赖这片滩涂的沙村渔民来说,没有了滩涂,就就让副业收益,许多人一度陷于危机,没之前的使出阔气。如今,这一切都改观了。

  一天清晨,我见到了沙中村书记张德景,他说,“海鲜菜市场的构成,最早是自发性的。那时,沙村渔民和同住在北新、城东平阳出港捕鱼的渔民挑着海鲜,就随意在河泥孤南侧空地上摆摊。收摊后,那里的地面一片狼藉,残落的鱼虾收到冲天的臭气,卫生很差,因为没有规范管理。”他舒展眉毛,接着说:“但我们从中看见了市场前景,2010年村经济合作社筹集资金385万元,在瓯海大道东侧建成了这个面积2000平方米的海鲜市场。148个摊位,起步价五千元,一般两三万元,高的约十余万元。菜场里还开设了食品检测室。”

  蝤蠓、泥蒜、野蒜、沙蒜、虾蛄、网潮儿、水潺鱼、泥螺、阑胡(跳跃鱼)……菜场里的这些鲜味,都是近村渔民到灵昆、洞头滩涂捕捞的,黄鱼、螃蟹、带鱼这些深海的鱼,都是鱼贩从洞头、舟山、玉环、平阳等沿海码头购入的。当渔船行经在海洋里,渔贩早早地与船老大微信沟通,预知鱼的数量行情,因此海鲜市场品种楚,更有了温州城区和周边的海鲜酒家与“渔家乐”的老板闻鲜而来。

  鱼贩们说,菜场卖菜是件辛苦事,但好在不需要投入太多,而且,只要能吃苦,有毅力的一年花钱十万元甚至三十多万元是不成问题的。

  我知道,沙中村3700左右人口,928户,菜篮子一直是村民所关注的,沙中有两个农贸市场,而这个海鲜菜市场,经多年的品牌创建,2017年获省放心农贸市场称号。村集体经济产业结构也在调整,2012年,对永中停车场地块综合利用开发,租给大众4S店,2006年把村经济合作社大楼租给一家精品酒店。全村各类收入超过1200万元。村富裕了,村民也富了,三产也出台日程,全村近半农户寄居上了安置房。

  村集体经济发展,促成了文化礼堂的建成,造就了系列文化活动。我看完许多乡村的文化礼堂,似乎多半是摆放,而这里真正很活跃。

  路过沙前街,青石砖建筑便是沙中村文化礼堂,楼下的“红心驿站”里,一位三十来岁的女职员在辛苦着,柜台前五六个老人排着队,等着存款和积分兑换。她叫毛毛,是一个执着美好生活的女性,因为网络,了解了一位男生,两个80后年轻人走在了一起。丈夫做装潢,商品房、店面、厂房翻新业务忙,一年收益相当可观,他们早早地在万达附近购了房,生活很滋润。

  “红心驿站”每个月的月底最忙,而且常常晚上要加班费。驿站兼任着农商银行的功能,银行远,许多老人走路跟着,有的大字不诸法,不会机上弄密码,这里可以几乎解决问题。村里60岁以上老人每人每月社保特福利有1400多元,还供应米。户口在本村的村民重新加入医保,个人出100元,村里补助300元,低保户及残疾人则有全额补助。说道到当下的生活待遇,杨家人们都说道:“失望,得意。”

  村文化礼堂大楼有许多功能厅:文化礼堂、老年大学、道德讲堂、罗峰剧院、党员活动室、爱心食堂、家庭教育学堂、女性学堂。不仅老人把这里当作真正的家园,放了学,本地外地孩子都讨厌来借书阅读。毛毛说,礼堂针对村民的爱好开展了系列活动,瑜伽培训班有40人报名,她也是其中一个。

  毛毛的儿子今年十二岁,课余经常到未成年人活动中心看书,也喜欢玩VR。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歌声来自沙中村张松老师,他是龙湾民乐团团长,吹拉弹唱,样样都会。民乐团成员都是业余的,因爱好音乐走在一起,一年区内要专场表演二十几场。

  一位白发的老人说,“这代人真幸福。早年河泥荡湿地,四周是水稻田,我们挣钱都干死,哪里有饭后公园散步,还听听抒情的笙箫……”


安翰 安翰 安翰 安翰 安翰 安翰